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服务热线:027-83599558(总机)

欢迎来到湖北中钢联冶金工程有限公司官网

湖北中钢联冶金工程有限公司

HuBei Central Steel Union Metallurgical Engineering Co.,Ltd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项目动态
政策法规

企业注意了,环保税明年1月1日施行!河北环京13县执行一类标准,北京市标准更高!

【摘要】:
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6年12月25日表决通过了《环保税法》,定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三周后,备受社会关注的环境保护税(简称“环保税”)将正式登场。  环保税的征税对象分为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固体废物和噪声等四类污染品类排放纳税人。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两种情况无需缴税,一是不直接向环境排放应税污染物的(如餐饮企业排入到市政管网的废水)不需缴纳环保税,二是居民个人不属于纳税人,不用缴纳
  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6年12月25日表决通过了《环保税法》,定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三周后,备受社会关注的环境保护税(简称“环保税”)将正式登场。
  环保税的征税对象分为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固体废物和噪声等四类污染品类排放纳税人。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两种情况无需缴税,一是不直接向环境排放应税污染物的(如餐饮企业排入到市政管网的废水)不需缴纳环保税,二是居民个人不属于纳税人,不用缴纳环保税。
  据了解,目前已有近30个省(市、自治区)陆续公布了应税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环保税具体使用税额及项目数。各省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的环保税具体税额分别按每当量1.2元-12元、每当量1.4元-14元幅度征收,各地可根据实际情况在该幅度内确定具体标准。其中,北京市收费标准全国最高,天津、河北、四川等省市环保税标准为最低标准的3-5倍;宁夏、甘肃、江西、吉林等地区环境承载力相对较强的地区平移原排污费标准;山西、湖北、福建、云南等部分省适当上调标准。
 
  钢铁大省——河北的税额标准分为三档
  河北省环保税税额标准注重精准施策,将环保税大气主要污染物和水主要污染物税额标准分为三档,分别按照国家规定最低标准的8倍、5倍、4倍执行,同时暂不增加同一排放口征收环保税的应税污染物项目数。
  在今年全国空气质量月度状况排名中,河北省基本有超过五个城市排在空气质量较差的后十位。为加大治污减排力度,今年12月1日,河北省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河北省环境保护税应税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适用税额方案》,将主要污染物税额标准按地域分为“三档”,分别按照国家规定最低标准的8倍、5倍、4倍执行,税额标准最高的大气主要污染每当量9.6元,水主要污染物每当量11.2元,最低分别也达到了4.8元和5.6元。
  与北京相邻的13个县(市、区)、雄安新区及相邻的12个县(市、区)执行一类标准。税额标准为大气中的主要污染物执行每污染当量9.6元,水中的主要污染物执行每污染当量11.2元。
  石家庄、保定、廊坊、定州、辛集执行二类标准。税额标准为大气中的主要污染物执行每污染当量6元,水中的主要污染物执行每污染当量7元。
  唐山、秦皇岛、沧州、张家口、承德、衡水、邢台、邯郸执行三类标准。税额标准为大气中的主要污染物执行每污染当量4.8元,水中的主要污染物执行每污染当量5.6元。
 
  北京市采用最高环保税标准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市按《环境保护税税目税额表》的最高上限确定收费价格,即应税大气污染物适用标准为12元每当量,水污染物适用标准为14元每当量,均按税法规定上限执行,这也意味着北京市未来污染治理的力度将不断加大。
  目前,北京市原有的近8000家征收排污费的企业已移交地税部门,预计2018年环保税纳税户数量还会有所增多。而且费改税后以法律为支撑,能有效解决此前排污收费制存在的执法刚性不足以及地方政府干预等诸多问题。
  近年来,北京市大气污染治理和水资源保护投入远大于排污费收入。上述负责人说,2016年北京市排污费收入6.13亿元,但大气治污和水资源保护投入分别达165.6亿元、176.6亿元。
  中国工业环保促进会化工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总干事李小平对记者说:“此前征收企业排污费是部门规定,而收税则是直接上升到了国家层面的法律高度。”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环保税法》是从税收杠杆入手,企业多排污就要多交税,少排污则能享受税收减免,且收益全部归地方,中央不再参与分成,通过构建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发展方式转变的绿色税制体系,形成有效的约束激励机制,奖优罚劣,倒逼企业减排,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
 
  倒逼企业转型升级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征收环保税对企业的影响将会很大,但具体影响如何还要看各地推进和落实的具体情况。
  一家钢铁企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征收环保税会使钢厂环保成本增大:“今年吨钢利润很高,如果明年继续维持高效益,那么钢厂缴环保税应该可以承受。当然建议政府环保税也不宜‘一刀切’,可对环保达标优秀企业实施适当降低税率或退税奖励政策,这样更有激励作用。”
  在宋国君看来,环保税如果认真执行,不仅没有理由减免,也不可能随意减免,收的税的数量肯定要高于往年环保部门的排污收费,当然,这会加重企业负担。摆在污染企业面前的将有两个选择:要么直接缴纳排污税,要么“痛改前非”,完成污染整治或者搬迁改造。面对较高的环保税额压力,有的企业可能承担不了,有的会赶紧改。但至少在观念上,企业肯定需要一段时间的转变和适应过程。
  李小平称,征收环保税对于环保排放达标或环保设施较为齐全的好企业更有利,对那些不注重环保质量的差企业肯定不利,这在很大程度上会倒逼企业转型升级,促进技术创新。同时需要关注的是对于那些当前整体工艺水平不高、排污量大的行业也会带来较大的市场波动。“只要环保是公平的,最终是利于企业发展和百姓受益的,而环保执法不严所造成的市场不公平一定是劣币驱除良币,对社会整体发展不利。”李小平告诉记者。
  不过,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钢铁绿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涛认为,从目前来看,除了个别地区对企业影响大外,大多数都是税费平移,影响不大。“但是,环保税和排污费相比,强制性更强,企业排污费不一定足额交,环保税的话如果不足额缴纳,属于偷税漏税的违法行为。”刘涛对记者说。
  实施环保税,企业的排污数据将显得较为重要。宋国君认为,税收要以环境监测报告为依据,以前的数据偏低很多。由于环保税法具备法律威慑作用,企业偷税显然要面临刑事处罚,环境监测站或有资质的监测机构在数据上也不敢造假,这样就有利于提高数据的真实性。“所以这一下就会把中国企业污染排放的数据向真实性方向前进一大步。”